排球中一二进攻战术
五湖四海東臺人 · 東臺名景 · 東臺名品
首頁
>>東臺三名>>五湖四海東臺人
弓弦寫詩意 琴韻此長流——著名二胡演奏家余惠生記
日期:2016-10-11 作者:顧敏 顧亞娟/文 字號:[ ]

 

  人物鏈接:余惠生 東臺人,戰友文工團國家一級演員。1977年考入南京藝術學院本科,師從馬友德教授。1982年以優異成績畢業留校,1983年調入戰友文工團。

  1985年隨中央代表團藝術團赴西藏巡演任獨奏,歷時兩個月,受到廣泛贊譽和好評。1986年隨參戰部隊赴云南前線演出獨奏,歷時四個月,火線光榮入黨。1987年創作、演奏的二胡曲《老山蘭抒懷》在全軍第五屆文藝匯演中獲創作獎、演奏獎,榮立三等功。1989年首演作曲家王竹林創作的二胡與管弦樂《邊疆敘事》。1992年由“臺灣中國龍之友”企劃,錄制出版中國音樂家大系篇《邊疆敘事》二胡獨奏曲CD光盤。2000年出版《繪聲二胡》CD專輯。2013年在北京音樂廳成功舉辦《回眸·琴韻》余惠生二胡獨奏音樂會。

  “人無論走得多遠多高,心中始終縈繞的是那一抹濃濃的鄉愁。我背著一把二胡從東臺的青石板路走向藝術世界、邁進綠色軍營,幸得諸多恩師的指點教導,才能以弦傳意,以弓達情,用傳統的旋律、傳統的思考、傳統的美訴說傳統的故事。而今,我手執二胡重返故土,為東臺天翻地覆的變化所震撼,為家鄉二胡藝術的傳承與發展所感動……”

身肩行囊手執二胡 從青石板路走向藝術殿堂

  “我家住在新橋西,巷道鋪著青石板,每天上、放學都得從青石板路經過,聽著下水道里水流咕咚咕咚的聲響,心情輕松歡快。”余惠生對兒時的記憶是從那條青石板路開始的,起初她只是背著書包,后來手中就多了一把二胡。

  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,有一天,余惠生的哥哥帶回來一把二胡,珍惜得不得了,而且多次叮囑余惠生千萬不要碰他的二胡。“小孩子嘛,好奇心很重。越不讓碰,心里就越想碰。”余惠生笑著說,“趁著哥哥不在家,我就偷偷拿過來,自己找調拉起來。第一首拉的曲子是《我愛北京天安門》。后來,鄰居們聽到我的二胡樂曲,就提議讓我去參加小紅花。”

  余惠生高中畢業時,正趕上上山下鄉,由于年齡小,她得以留下來參加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。1977年的高考安排在年底,當時余惠生報考的第一志愿是南京藝術學院音樂系,因為專業課和文化課成績都達到第一志愿,16歲的余惠生順利地被南京藝術學院二胡專業錄取了,師從著名二胡教育家馬友德,并向蔣鳳之、劉明源、張韶等演奏家學習,真正踏上了二胡藝術之路。

  那一屆南藝的二胡專業一共招了7個人,余惠生是其中年齡最小的,也是專業程度最淺的。余惠生回憶說,“我內心十分要強,心想自己從東臺走出來,未來的前途都掌握在自己手中,只有刻苦努力才行。”于是,自踏入大學第一天起,性格文靜內向的她幾乎把所有時間都花在了二胡練習上。“每天做完早操,我都是沖向琴房的,那時候就是要讓自己的二胡聲第一個在琴房響起。”余惠生告訴記者,大學的琴房一般供兩人錯開使用。別人在琴房練琴的時候,她就搬張小板凳在樓道的拐角處或是去小樹林里拉二胡,絲毫沒有松懈過。大四下學期,余惠生帶著恩師馬友德的信件前往北京尋找二胡界的名家求學。在北京住了一個月,每天騎著自行車夾著二胡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,那段時間雖然辛苦,但有了名師的指點,余惠生的演奏水平有了明顯的提高。最終,她的努力沒有白費,畢業那年,她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留校任教。

三十多年軍旅從藝 踏遍軍營哨卡指尖撫琴為官兵

  剛剛20歲出頭就留在大學任教,這是令很多同齡人無比羨慕的事。然而一年以后,余惠生卻選擇離開學校進入部隊。

  而她進入部隊,緣于著名二胡演奏家、教育家許講德老師,當時是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(現在的戰友文工團)二胡演奏家的許講德,到南藝講課時聽了余惠生的演奏,對她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1982年在武漢舉行的全國民族器樂獨奏觀摩演出中,余惠生再次見到了許講德,許講德當時就問余惠生在學校怎么樣,愿不愿意到部隊來?余惠生總結了一下自己在學校一年的生活,感覺自己很多時間被教學和教務工作占據,屬于自己演奏的時間和機會很少,而聽說在部隊不僅很鍛煉人的品格,而且能夠經常參加演出,所以余惠生當即就決定去參加招考了。1983年5月1日,她從南京奔赴北京,邁進軍營,成為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的一名獨奏演員,從此往后,她軍旅從藝走天涯。

  從軍生涯里,余惠生堅持每年到基層為部隊服務,為繁榮部隊文化生活,宣傳部隊光榮傳統,足跡踏遍了北京軍區所轄華北地區的軍營、邊防、哨卡,做出了突出成績,多次受到嘉獎、立功。而這些經歷,不僅讓余惠生積累了豐富的演奏經驗,更收獲了無數次的感動。尤其是每次去慰問駐藏部隊的官兵,部隊官兵都是敲鑼打鼓列隊歡迎,把部隊過春節的給養都拿出來招待他們。讓余惠生印象至深的一次下基層慰問演出是1986年隨部隊為前線官兵演出,這一去就是4個月,一路上余惠生和戰士一樣打著背包,坐著悶罐車,手里提著高音喇叭,條件非常艱苦,一天換一個地方,經歷過翻車,有時候琴都摔斷了,但都沒有一次掉隊。

  多年的軍旅生活中,余惠生用手中的二胡,為廣大官兵奉獻著動聽的音樂,也書寫著自己無悔的藝術人生。正如余惠生的恩師馬友德先生專程為她的音樂會題詞所言:“二胡之鄉一枝花,軍旅從藝走天涯,琴韻感肺腑,情真動心弦,音美藝絕揚軍威,演遍軍營頌華夏。”

重游故土登臺演奏 琴韻流淌中消解鄉愁傳承藝術

  10月4日晚,在大劇院里,余惠生作為首位登臺的二胡演奏家,為東臺的老鄉獻上一曲《豫北敘事曲》,演奏自然流暢,細膩傳神。盡管余惠生已有幾十年的登臺演出經驗,但她在采訪中表示,此次重返家鄉演奏內心非常激動而又異常緊張,感覺整個心臟都要蹦出來!

  對于心中魂牽夢縈的故鄉,余惠生感觸很深。特別是在游玩了西溪景區、甘港老家、黃海國家森林公園、安豐古街等地,她一路都在驚嘆:東臺的變化真是翻天覆地!身為東臺人,由衷地為家鄉的變化發展感到自豪和驕傲。余惠生笑著說,“等退休了,我就回老家自駕游,重走一遍故鄉路。”

  在欣賞東臺少兒二胡的精彩演出時,余惠生感慨地說,“聽他們的演奏,太精彩太動聽了。在這些二胡少年身上,我能夠看到咱們東臺人把二胡一代一代傳承下來,并發展得越來越好,影響力越來越大。這種執著追求藝術的精神激勵著我們不忘初心、不斷前行。”

  余惠生表示,自己有兩個“忘不了”,一是忘不了養育她的這一方水土,始終銘記自己是從青石板路走出來的;二是忘不了家鄉的親人、朋友和老師,他們對自己的幫助和培養。“今后我一定會更加關注和支持東臺二胡藝術,多集聚名家之力共同推動東臺文化事業的發展,將這張名片打造得更加閃耀。”




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排球中一二进攻战术
博发即时赔率 新快3开奖 谁玩彩票11选5任7赚钱了 下载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31选7 亿刻打卡赚钱 单双中特期期免费公开 股票交易手续费 甘肃11选5 高频彩规律